民工5000/月的工资

CCTV2一篇关于到四川招工的报道引起了那么大的反响,这段时间这么多人拿着民工的工资来说话,我还是来谈谈我知道的关于建筑工人情况:5000元/月对于技术工(钢筋工、木工、混凝土工等)而言,如果任务饱满的话,是不难拿到的,但是5000元/月并不是什么高工资。
1、建筑工人工作时间长,工作环境差,工作强度高是不争事实,能够吃的这个苦的人凭什么不可以拿高工资。另外春节前后1-2个月的时间基本属于回家探亲,无工资的,比不得城市白领年底还有什么双薪、奖金。还有,考虑到城市人普遍拥有的社保等福利的话,建筑工人的工资里面是包括这部分的(就是社保全部属于自己承担),所以工资的含金量是要打点折扣的。建筑工地的工作劳动强度是很大的,年纪大了,力气不心了的时候是做不下来的,5000元/月的工资里面不为日后考虑点养老金怎么行,不趁现在能做的时候多挣点, 难道指望某些人施舍的55元/月的农村养老零花钱么?
  2、星期天、节假日对于建筑工人是没有什么概念的,不过由于工序安排的原因,每个月还是可以休息几天的。
  3、现在工程都购买了保险,就大城市而言,一般工人出的工伤、死亡事故都能够得到及时的处理和赔偿(这是建筑工地到目前为止仍然做的很不够的地方)。工资的拖欠问题,这2年要好一些,但是仍然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不过个人意见,宁愿冒着被拖欠的风险,也比进血汗工厂挣那1000来块钱好的多。再没有办法,自己回家种田养猪都比到沿海进工厂日子过的潇洒的多。 ; 里面的故事发生在四川省乐山市夹江县某乡某村。
   4、工地住的条件很差的,活动板房,一间住很多的人,自然好不到那里去。吃的问题到不大,现在基本是自己吃,工地一般有食堂,工地附近的路边摊、苍蝇馆子也多的是(当然卫生条件是有点那个哈)。建筑工地大部分是体力活,吃的不饱是维持不下去的,所以土豆白菜的日子早就过去了,回锅肉才是主流。

中国的经济被压了几十年,今日翻身终于让国人解恨了

为了赢得优势地位,铁矿石谈判的攻守双方展开了舆论战。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简称中钢协)表示“谋求中国模式”后,国际矿商动用各种渠道极力唱高价格,甚至通过造谣来逼宫。

境外媒体近日报道称,中国的五家主要冶金企业与必和必拓、力拓和巴西淡水河谷这三大矿商达成“临时价格协议”,上调铁矿石售价,即:抵达中国港口的铁矿石售价将从去年的62美元/吨上调至84美元/吨,上涨幅度达到35%。但是,记者昨日从多家中国钢厂了解到,与三大矿商的谈判正在进行中,还没有结果。具体负责协调谈判的中钢协也没有任何表态。

中国钢铁业人士“炮轰”境外媒体的报道。钢铁咨询机构MY STEEL资讯总监徐向春指出,该报道至少有两处硬伤。所谓的“到岸价”不存在现实可能性,此前中国钢企与矿商们谈定的所有长协价都是“离岸价”,到岸价和离岸价存在海运费的差别。目前谈不上所谓的“临时价格”,尽管去年中国与三大矿商没有达成协议,但中国钢厂多数默认力拓与日韩钢企达成的首发价,以33%的降幅进货。按照矿商的供货节奏,从每年的4月1日起执行新季度的价格协议。徐向春表示:“‘临时价格’的说法站不住脚。境外媒体完全是在混淆视听,不可信。”境外媒体的报道意在为国际矿商营造舆论,形成先入为主的印象,从而增强谈判的操控力。

同时,国际矿商不遗余力地唱高矿价。必和必拓高层近日称,受中国需求回升提振,未来几个月铁矿石价格可能大幅上涨。澳大利亚矿商FMG最近表示,预计铁矿石价格在2010至2011年度将大幅上涨,这家公司正在满负荷生产以满足来自中国的订单。此前,几大国际投行都调高了铁矿石长协价的预测值。

面对国际矿商的舆论攻势,原冶金工业部副部长、中钢协名誉会长吴溪淳曾表示,国际矿商利用垄断优势欺压中国钢铁工业,而中方的谈判诉求是争取应有的权利



题目 : 今日热点新闻 - 博客分类 : 新闻报道

中国人拉动了世界消费 韩国人乐坏了!

韩国联合通讯社2月22日报道,原题:百货商店最棒的顾客是中国人

由于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和人民币持续坚挺,中国游客成为在韩国国内百货商店出手最阔绰的顾客。

  日本游客一直是来韩外国游客中出手最大方的。而现在中国人花起钱来丝毫不比日本人逊色,在韩国各大百货商店受到最高的贵宾级礼遇。

  韩国流通业界22日表示,乐天百货商店的中日顾客购物总额中,去年第一季度中国人的购买额只占14.6%,但从去年二季度开始,由于日元贬值和日本游客减少,中国人购买额占到28.9%,此后便一路上升。尤其是从第三季度开始,大量中国游客拥入韩国,上升到40.4%,第四季度更是增至47.0%。今年1月份,中国游客购买比重为46.2%,基本与日本游客持平。

  乐天百货分析认为,日本人一般先列好购物清单,中国人则多喜欢到卖场后临时决定买下中意的商品,属于冲动型购物。中国人的消费特点使其人均购买额比日本人多出一倍左右。

  新世界百货商店总店的调查则显示,中国游客已取代日本游客,成为该百货商店的“消费能力最强的外国顾客”。去年一季度,日中游客的消费比重分别为61%和39%,今年则变成23%和77%,消费格局发生逆转。平均每天有200名左右中国游客光顾总店,人均购买额高达100万至200万韩元。甚至经常有中国顾客一天之内便购买了1亿韩元左右的商品。

  营销组组长南润勇表示:“中国游客主要购买名表、韩国化妆品、宝石等高价商品;日本人则主要购买手袋、泡菜和海苔等廉价产品。从近期中日经济增长来看,今后中国顾客的购买比重将进一步增加”。▲(作者李成内,张尹珠译)

小姨子和姐夫蜗居在一起生活!!

姐姐离婚了,带着4岁的外甥女搬回了娘家住。外甥女很乖,从小就是跟着姥姥长大的,我们一家人都特别喜欢她,所以姐提出离婚时,条件是可以什么都不要,但女儿的抚养权必须归她,而且孩子从此与父亲脱离关系,绝不允许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探望,以免打扰孩子成长的环境。

  自打离婚后,姐表面上看起来反而更轻松了许多,也许这些年来她的婚姻实在太压抑了,恐怕确实有苦难言。她性格本来就挺内向,不善言词,肯定是长期独自一惯生闷气憋坏了,有好长一段时日看她没精打采的样子,面黄肌瘦。娘家人都疼她原以为是病了,直到偷着离婚后,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她真是在忍气吞声,最终可能是几乎无法再挽救那个负心汉时,才被逼走上了这一步。我知道她决心用最无奈的方式解脱折磨,一定是死了心的,男人唯有让一个女人彻底放弃了幻想之后,才能显现出自由之后那种伪装着极其洒脱的逍遥。

  前些天,姐姐把前姐夫的丑事都一五一十的给我讲了,她需要向一个忠实的听众倾诉,需要让一个人读懂她心中的苦恼,姐还说只有我能理解她的心声。她不愿意将所受的委曲让别人知道,那是自己亲历的耻辱,也是她的无能的表现。她更不愿让父母知道,那样做会让二老增添不必要的烦躁,甚至于会大倒胃口。姐的性格就是这样子,从小什么事情都是一人扛着,与其说我是她的亲妹,不如说是她知心朋友,我最清楚姐的难处。

  恋爱三年,结婚五年,姐其实嫁了一个道貌岸然的小人,他绝对是个伪君子,他表里不一,活脱脱一只披着羊皮的色狼,可以说他骗了我们一家子的信任与爱戴,他骗了姐最纯最真的感情。还有一个只有他知我知天知地知的秘密,这个坏男人曾强奸过我,18岁那年她无耻的霸占了我的初夜。当年我暗暗发誓,只要他不说出来,我也会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为的就是让姐能守望着幸福。谁知他贪得无厌,一错再错,最终走上了不归路,玩女人成瘾。事到如今,他毁灭了姐忠贞的感情堡垒,我若再要说出那件事情之后,还有意义吗?还有颜面?她肯定会责骂我,骂我傻瓜,骂我天真。我真无法预测还会节外生枝多少事情,算了吧,那怕好多次话到嘴边,还是强忍着咽了下去,我一定会守口如瓶,不光是为了姐的尊严,自私一点儿坦白说是为了自己。

  18岁那年高中毕业后,我成绩太差,并无心复读,爹妈似乎看不到希望,也不再动员我继续努力了,他们的想法可能跟我是女孩子有关,反正迟早会嫁出去,有高中文化够用了,当然主要决定权还在于我,而我也已失去了信心,随后便水到渠成的步入了社会。高中期间,我肯定自己是一个好学生,成绩不好并不是因为没用功,一直跟不上课可能与初中的基础太差有关,说白了脑子也确实笨了些。

  在家没呆几日,姐便拉拢我外出打工,她比我大三岁,幼师毕业后便留在本市一家幼儿园任教,工作都已经满三年了,她做事情很认真地,学校领导对她相当认可,在那里也算是站住了脚。之前聊天她曾向院长提起过我,还夸我学习挺操心,也非常喜欢孩子。没想到结果高考我名落孙山,离大学门槛又相距甚远。听说我不想再复读的消息后,姐试探着问过我愿不愿意当孩子王。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出去见见世面,在就业条件如此很不景气的今天,又有什么事好做呢?况且我一没大学文凭,二没社会阅历,书呆子气还很浓,能找到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就很不容易了。

  姐向院长推荐了我,院长看面子让我通过实习一段时间了解情况后再定论。后来,我真的被姐说动了心,便去了她那里。说实话,我那有姐那点儿出息,毕竟姐就学着幼师专业,又工作几年,早成了一个孩子们心中最敬仰的好老师,好姐姐了。而我确实笨手笨脚既不会唱歌又不会跳舞,只能做了生活老师,主要任务就是照看孩子们睡觉,吃饭,上厕所。别瞧姐平日里少言寡语,一副沉静相,可面对学生时她能真正的快乐起来,我猜测她一定是喜欢这份工作,喜欢孩子们,要不然她的性格缺陷又怎能适合做幼儿教师呢?姐长相比我漂亮,也挺会着装,而我虽说比她个头高了些,却是个大傻冒,姐在工作中灵活的像条在水中游玩的鱼。可在交际中她却又显现出少有木纳,姐的性格真是怪怪的,可她自己也说不清。

  姐给家里说自己在学校宿舍里住宿,父母从没去看过她,具体也不知情。我去了那里后才知道,她根本没在学校住,而是一直和男友在外面租了房同居着。姐一年前好像给我提起过他,说有一初中同学家境挺好,中专毕业后便去了市建工作,原来她说的那个男孩儿就是后来的姐夫,她即使说起过,我也会很快忘掉的,那会儿真没心思理她的风花雪月。其实姐提起他的那个时候,两个人已经同居了,姐可能是心里忐忑不安,极想同我说说,结果却吃了闭门羹。

  第一眼看到他给人的感觉很绅士,很儒雅,小伙子确实帅呆了,他和姐很般配地,姐就是一朵花。最可贵的就是二个人都不善言词,我们三人在一起时,很多时候静悄悄的,他玩电脑,姐看光盘,我看电视,不知道他俩压根就是这样,还是我真的成了电灯泡。姐说,他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他确实是这样子,结婚后一如既往。现在想来,姐的反常的性情是否与他的沉默有关呢?我始终感觉他改变了姐,把姐变成了一个神经病。

  我是生活老师,工作日必须在学校里吃住,每逢双休幼儿园关了门又不得不和姐、还有她的男友住在一起。起初很尴尬,后来也习惯了。房子里一室一厅一卫的结构,约30多平米。姐当着我的面毫不避讳的和男友睡在卧室,我通常就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姐有言在先,我们三人在一起的事情绝不能让父母知道。

  在我工作了的第二个月时,姐有了早孕反应,一天呕吐好多次,开始我以为她病了,后来她才说可能是有了孩子,和他一起去医院检查后果真如此,当天就买回了打胎药服下了,我很害怕,可姐说没事的,已经打过二次孩子了,这是第三次,三天后就会有血团流出,姐那几天向院长请了假,又多休息了几日。因为工作原因我也只能是在休息的那两天照顾她,那次正巧遇到了她打完孩子的那一刻,姐下身留了很多血,我亲自给她倒掉的,看起来很恶心,可更心疼姐的身体。那两天他睡沙发,我和姐睡床。

  那年腊月二十六,姐如愿以偿的嫁给了他。我知道姐很乐意,很幸福,可并不知道一个月前正当她在娘家忙着准备嫁妆时,我却在出租屋里发生着一件痛心疾首的事情。他蹂躏了我的身体。还是一个周末,我还是照旧准备回到那里睡沙发,姐不在家,姐打电话说他也回了老家。那一夜,我放心的睡在了床上,一丝不挂。没想到,半夜,11点,他像幽灵一样打开了房门,而我根本来不及穿上内衣内裤,只好倦缩在被窝里,紧紧的。他没开灯,他一定知道我会在家的,开门时我还喊了他,他还好心让我睡,自已可能依在沙发上,我已经彻底地心清了,刚才的睡意早已不知去向。过了足有半个小时,我听见他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着,而我在里卧却是大气也不刚出。

  很不幸,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光溜溜的爬到了我的床上,我想要大喊大叫,可在他的恐呵中还是含着泪龌龊的牺牲了自己的初夜。他说我们的事已经说不清了,只有偷偷的顺从了他才能保证姐的婚事。那一夜,他如狼似虎的霸占了我五次。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便乘车跑回了家,爹妈对我的突然到来很是吃惊,姐也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强笑着说没有,就是想看看家里准备好了没。家里人都忙,没有谁能察觉出我脸色的苍白和疲惫。

  我很快恢复了平静,可能也是看到了姐的快乐。好不容易熬完了那个学期,本来已经适应了这份工作,可是我却再没有心思继续留在那个伤心的地方,过完年说什么也不去了。姐还照常在那里上班,刚结婚前一年他们还是住在那间出租屋里。后来他买了房子,再后来姐便不幸福了。

  姐说,他常常趁她不在家带一些野女人过夜。姐还说,他有很多情人。姐的话,我一句也听不进去,但我相信都是真的,我心底最明白他坏透了。

  姐肯定管不了他,姐生了几百遍气,姐吵了无数次架,只是她从来都是掖着藏着,她那里知道“纸包不住火”,她不服气“狗改不了吃屎,狼改不了上山”的事实。

  其实我也错了,错的很可笑,很可怜,可一切究竟错在哪里我却又不知道,难道说人生“难得糊涂”?不!还是清醒的活着比较好,可清与浊谁又能分得开呢?

题目 : 爱情是什么颜色的? - 博客分类 : 谈情说爱

The world will watch China Repair Rio Tinto

Kevin Rudd pressure "warning" China: the world will be watching China Repair Rio Tinto

In the Australian officials urged Beijing to allow its participation in the trial when the case of Rio Tinto, the Australian Prime Minister Kevin Rudd on the 18th "warning" China "the world will be watching," next week for a Rio Tinto management personnel hearing.


Kevin Rudd to reporters that "the world will watch this from a special case was how the trial." Agence France-Presse reported that Kevin Rudd's comments are likely highly sensitive to this piece on the case to increase the pressure on China.


According to Reuters news agency reported earlier today, the Australian foreign minister urges China to allow its diplomats to participate in the trial case of Rio Tinto.


Last year in July, Hu KINGSTEK other Rio Tinto employees in China, four on suspicion of violating commercial secrets arrested for crimes and taking bribes.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spokesman Qin Gang in a routine press conference last year in question, said Rio Tinto personnel through improper means to steal China's state secrets, serious harm to China's economic security and economic interests, the relevant departments according to their to take action

题目 : 专业! - 博客分类 : 亚文化群

台湾
最新文章
自由区域
自由区域
玉米2
链接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