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协致力于统一铁矿石进口价格

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7月31日举行2009年第三次行业信息发布会上,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指出,今年以来铁矿石进口超量,扭曲了国内铁矿石供需关系,并对进口铁矿石价格谈判带来重大的干扰。他同时表示,中钢协正致力于统一铁矿石进口价格,将长协矿和现货矿的两个价格应该统一起来。
  《证券日报》报道,据统计,今年上半年进口铁矿石29721.51万吨,同比增加6733万吨,增长29.3%。上半年国产生铁25879.9万吨,同比增加1363.96万吨,增长5.56%。上半年增产生铁增加铁矿消耗2155万吨,而进口矿增加6733万吨,加上考虑国内矿山减产的影响,进口矿仍然明显大于生产增长需求,造成国内港口进口铁矿石大量库存积压和海运滞港待卸时间延长,提高了海运费上涨幅度。

  目前,具有进口铁矿石资格的企业112家,实际进口企业达152家,加上国外矿山大量向国内市场推销现货铁矿石,今年以来现货矿占进口总量的比重达82.74%。而贸易商大量进口铁矿石,严重扰乱了我国正常的钢铁市场秩序,市场也一度盛传“将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压缩至10家”,对此罗冰生予以否认,“关于铁矿石进口的状况还在进一步调查,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将进口铁矿石资质的企业缩减的意见和信息”。

  针对市场普遍关注的进口铁矿石价格谈判,罗冰生指出,“谈判目前仍然在继续进行,并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合理的结果。同时考虑供需双方的利益,通过积极的推进,形成一个建立真正双赢的进口铁矿石定价机制。不赞成并且反对在国际铁矿石贸易中的人为炒作和垄断行为,应维护正常稳定的国际铁矿石贸易秩序。”

  当前国内的铁矿石市场乱局丛生,罗冰生强调,整顿国内铁矿石市场贸易的秩序应抓住四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严格实行进口铁矿石的代理制,从国际上来讲,除中国以外,其他国家进口铁矿石都是统一的价格实行代理制,中国也要积极全面推进铁矿石进口的代理制。

  二是在实行代理制的同时,按照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的惯例,由供需双方决定的进口铁矿石的价格,要成为全国的统一价,所有的企业包括钢铁企业,商贸企业都要执行这个统一价。在执行统一价的情况下,代理商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收取一定比例的代理费,来防止国内市场同一个产品进口的铁矿石实行两种价格,防止人为的炒作行为。

  三是积极推进进口铁矿石的进口备案登记制度,重点是要备案、通报进口铁矿石的数量和流向,这样可以执行国家的产业政策,防止进口铁矿石流向那些污染严重、能耗高的国家限定要淘汰的落后产能。

  四是强调在保持稳定的进口铁矿石总量的同时,希望国家积极的支持和鼓励国内铁矿石、铁矿资源的开发和利用,要保持国内铁矿石生产总量的平稳较快的发展。在进口铁矿石的同时,要维持国内市场的供应,中国钢铁工业的铁矿石需求来源于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来保持原料资源的长期稳定和可持续发展。

  对于坊间热议的“力拓间谍案”, 罗冰生表示,“国家执法部门按照中国的法律进行执法,中钢协是完全支持和赞成的,‘力拓间谍案’属于个案,对中钢协的各项工作没有造成任何影响,铁矿石价格谈判的工作也积极地进行。为避免今后发生类似的事情,要加强协会的保密教育和保密工作,维护行业和企业的经济的安全,防止我们一些重要信息和秘密的泄漏。”

澳大利亚给热B发放签证:中国外交部出手了

7月31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召见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芮捷锐,就热比娅窜访澳大利亚提出交涉,并表示严正关注和坚决反对,要求澳方尽快改正错误,决不允许热比娅在澳大利亚境内搞分裂中国的活动.
这是近日来中国政府就这件事向澳方提出的级别最高,语气最严历的一次交涉.

澳大利亚已于30日向“疆独”头目热比娅发放了签证,以便让其参加正在墨尔本举行的第58届墨尔本国际电影节。澳大利亚外长还辩称热比娅是“私人访问”,并称其不是“恐怖分子”,因此没有理由不让她入境。

  《环球时报》引述澳大利亚《时代报》报道,澳大利亚联邦外交与贸易部发言人7月31日表示,澳大利亚已经于30日向热比娅发放了签证,“这个签证是依据澳大利亚正常的签证和入境程序发放的。”报道还称,热比娅计划在纪录片《爱的10个条件》放映后还将举行“问答会”。



  澳大利亚媒体援引中国驻澳使馆官员的话说:“热比娅是一名罪犯。事实证明,发生在7月5日的乌鲁木齐暴力犯罪事件是在以热比娅为首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煽动、策划和指导下发生的。”


  中国外交部在“7·5”事件发生后表示,这是一起由境外遥控指挥、煽动,境内具体组织 实施,有预谋、有组织的暴力犯罪。暴力犯罪证据确凿,铁证如山。中方要求国际社会不要向热比娅的分裂活动提供任何形式的支持甚至纵容。此前,针对日本放行热比娅访日的做法,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于29日召见日本驻华大使宫本雄二提出严正交涉,表示强烈不满,要求日本政府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制止热比亚在日本从事反华分裂活动。

  墨尔本电影节主办方不顾中方反对,执意播放宣扬、美化热比娅的纪录片,包括大陆、香港、台湾等在内的多位华人导演已经纷纷宣布退出该电影节以示抗议。

英媒:中国经济增长代价高昂真是令人害怕!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30日文章,原题:我开始担心中国经济从表面上看,中国似乎在引领世界从衰退走向复苏。2008年底,中国经济增长停滞,但在2009年春季急剧加速。

据估算,今年第二季度,中国可能为经过通货膨胀调整、折合成年率计算的全球产出增幅贡献了高达两个百分点。随着全球其他地区经济收缩放缓.中国经济的反弹本身足以使全球GDP自去年夏季以来首次实现小幅增长。

这是好消息。坏消息是,中国最近的增长代价高昂。由于担心近期经济滑坡加剧,中国在制定宏观战略时选择了数量胜过质量的战略,其中最主要的是银行贷款融资的基础设施支出大幅增长。

当然,发展中国家总是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但是中国在这方面走向了极端。在中国近期实施的4万亿元人民币经济刺激方案中,基础设施支出(包括四川地震重建支出)占据了72%的份额。中国政府敦促银行加速为刺激计划提供融资,银行照做了。今年上半年,银行新增贷款总额达到7.4万亿元人民币,是2008年上半年的3倍,也是有史以来最为强劲的半年度信贷增速。

这种受银行控制的过度投资刺激无疑表明,2008年底和2009年初的中国经济是何等的糟糕。由于发达国家同时出现衰退,外部需求骤降,摧毁了出口导向的中国增长机器。中国政府决心采取一切手段来恢复经济的快速增长。

然而.这些举措不可避免地造成了破坏稳定的后果。不断飙升的投资对2009年上半年中国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空前的88%,是过去10年43%均值的两倍。同时,中国各银行的贷款质量多数受到今年上半年大量信贷投放的影响,该趋势可能为新一波银行不良贷款播下了种子。就在本周,中国监管机构告诉银行,新增贷款必须用于推动实体经济,而非用于股市和房地产市场投机。
中国总理温家宝曾在两年多前警告称,中国经济正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这是先见之明。然而,中国没有针对这些担忧采取措施,实施促进消费的调整政策。相反,渴望增长的中国却受到全球贸易繁荣的引诱.在最不平衡的行业加大了赌注。在2007年以前,投资和出口占中国GDP的80%左右。如今,面对严重的全球衰退.温总理警告过的那些问题更加恶化:受流动性推动的巨额刺激方案瞄准了最不平衡的行业。

这对任何经济体而言都是不可持续的,或者说无法为全球经济提供可持续支持。中国必须让经济增长转向国内私人消费,这可能需要在增长速度上做出妥协。但鉴于这会改善中国经济的质量.在增长方面做出短期的牺牲还是非常值得的。

与大多数人不一样,我一直坚定地看好中国经济。然而现在我开始担忧了。加剧失衡状况的宏观战略最终会导致失败。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正是2008年至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和衰退的原因所在。 (作者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斯蒂芬·罗奇)

世界笑柄:中国企业海外并购 花1400亿亏2000亿!

中国企业“外战”外行?
  海外并购上年账单:花1400亿,亏2000亿

  本报特约通讯员/黄轶

  本报记者/严姗隽 实习生/周佳 刘浩 发自德国奥格斯堡

  2008年下半年至今,中国企业在全球资本市场异军突起。从中铝、五矿、中石油等国字号,到叶茂西、孙小飞等温州商人,中国企业正以小跑的速度走向海外。根据商务部的数据,2008年,中国内地的海外并购升至20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00亿元),至今年二季度,海外投资交易额飙升至108亿美元。但在另一方面,2008年中国企业海外的并购亏损也达到约2000亿元人民币。热闹的海外并购,究竟是抄底的机遇,还是亏损的沼泽?这当中凸显的是中国企业“外战”仍属外行。

  并购之忧:收购英国卫视靠胆大?

  2008年下半年至今,金融危机成了海外去抄底的最好契机,全世界的大牌企业都在“挥泪大甩卖”。买家竞逐,总少不了现金充裕却稍显笨拙的中国豪客的身影。

  2009年7月14日,一个名叫叶茂西的温州商人,上了不少英国媒体的财经版。起因是,他收购了英国一家叫螺旋桨的电视公司(Propeller TV),外界推测交易金额约在30万英镑以内。

  叶茂西是西京集团的董事长,被称为“印刷大王”。而那家位于约克郡的卫星电视台,从财务上来看实在乏善可陈。自开播以来一直亏损,到2008年8月31日,公司亏损达36万镑。

  联想到中铝、北汽,以及更早的TCL,质疑声随之而来。从未经营过媒体的叶茂西能否管好这家英国本土的卫星电视?这会是个成功的海外并购案例吗?

  “30年前,温州人会的行业不多,现在中国哪一个行业都有温州人。温州人就是胆大。”西京集团发言人这番言论,似乎并不能打消国人的疑虑。

  统计之痛:花1400亿,亏2000亿

  也许,数据更能说明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在独立顾问机构清科集团最新推出的调研报告中:2009年第一季度,中国市场完成了13起跨国并购事件,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30.0%。其中,中国企业并购国外企业的事件有7起,占跨国并购总数的53.8%。

  普华永道今年二季度的数据也证实了海外并购的火热。在一季度的30亿美元的低谷之后,二季度中国内地的海外投资交易额达到108亿美元,投资集中在传统行业,比如石油天然气、采矿、金属以及制造业。

  然而,另一些跟盈利有关的数字却十分令人沮丧。

  麦肯锡的统计数据表明,过去20年全球大型企业兼并案中,真正取得预期效果的不到50%,而中国67%的海外收购不成功。以德国市场为例,据统计,过去5年,中国在德国进行的并购案例中,2/3的交易在中途结束;并购成功的案例中,只有20%运作比较稳定,80%不太好。

  佐证是商务部的数据。2008年,中国的海外并购升至20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00亿元),但另一方面,当年中国企业海外的并购亏损也达到约2000亿元人民币。

  整合之殇:上汽折戟双龙的教训

  在这点上,“2004—2005届”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军团的血泪史,或许是最好的教训。

  几乎是在叶茂西收购螺旋桨电视台的同时,上汽集团正为5年前一场草率的收购收拾残局。6月27日,韩国警方强行闯入双龙汽车工厂,试图解散工会。工会成员占据着挤满易燃物品的粉刷工厂,并以“自制螺丝钉大炮”、“喷火器叉车”等武装强烈对抗。双龙汽车的控股方正是上汽集团。作为国内车企海外并购第一案,上汽在2004年完成收购后着实风光过。而其后,员工要求提高工资待遇而频繁上演的罢工、抗议、威胁却像一场闹剧,令上汽应接不暇。

  2009年1月,不堪重负的上汽宣布双龙向韩国当地法院申请进入破产保护。4月,裁员36%的决定公布后,劳资纠纷异常尖锐。6月26日,要求恢复生产的3000余名双龙员工开始与工会人员发生对峙,导致80多人受伤。27日下午,工厂再次被工会成员占领。截至6月底,双龙的损失已达2000亿韩元。

  作为“2004届”的一员,无论当年豪情万丈的TCL、如今苦苦挣扎的联想,还是难以退步抽身的上汽,都在诉说着制造业企业海外并购后的整合之殇。

  成功之谜:还在路上

  要不要走出去,怎么走出去,走出去之后怎么办,这似乎成了中国企业始终难以回答的问题。

  在全球知名咨询公司贝恩出版的《兼并之道》中,提出了一个关于并购的根本矛盾:70%的并购没能给股东创造价值,然而单靠自身发展却注定难以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大公司。

  于是,成功的案例,在此时便显得弥足珍贵。

  2005年10月,北京第一机床厂全资收购德国阿尔道夫·瓦德里希科堡公司。收购后,瓦德里希公司在营业额上稳步提高,并在短短的两年之内为科堡市创造了150个就业岗位。在这一轮金融危机大潮中,瓦德里希公司接到的订单排到了2010年,销售额超过1亿欧元。

  虽然被全资收购,但公司仍由德国人负责管理,四位高管中仅有一位中方代表,技术仍归德国公司拥有。此外,双方的互补性合作十分成功。北京第一机床厂可以通过瓦德里希在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市场渠道销售产品,而一部分成本过高的生产线则转移到北京。

  成功的关键或许在于并购目的和管理能力的统一。正如中国化工集团总经理任建新说的那样:“真正的风险是蕴藏在企业中的。跨国并购时,小风险会变成大风险,暂时的风险也可能变成一种连续的甚至长期的风险。因此,规避、应对和化解风险都得从练好‘内功’开始。”



周一沪深两市高开高走,早盘两市惯性高开,午后大盘更是逐波走高,两市成交量较前日基本持平。消息面看,从6月初中央决策层到各地基层的密集调研至今,下半年的宏观调控的基调在这60天内已变得逐渐清晰: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延续性,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另外,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日前发布调查数据显示,7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3.3%,比上月微升0.1个百分点,实现连续五个月维持在50%以上,显示中国经济步入复苏。

  盘中看,船舶、有色、钢铁、化肥等涨幅居前,医疗器械、地产、发电设备、金融等板块表现较弱。整体来看,周一市场结束了调整,重新回到了震荡盘升的格局中来,并在震荡中再创新高,强势特征明显。大盘创新高后,盘中震荡在所难免。操作上,投资者尽量把握市场主流,控制好仓位,波段操作,并需继续关注政策面和市场资金供求的情况

tag : 波段操作 仓位 投资者 大盘 两市

台湾
最新文章
自由区域
自由区域
玉米2
链接
赞助商